首页 青岛产业经济产业正文

力帆系“内杠”:盼达因产品质量起诉力帆乘用车,欲索赔7.98亿

原标题:力帆系“内杠”:盼达因产品质量起诉力帆乘用车,欲索赔7.98亿

力帆系“内杠”:盼达因产品质量起诉力帆乘用车,欲索赔7.98亿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干群芳 自己人告自己人的戏码,正在力帆体系里上演。4月2日,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旗下子公司重庆盼达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盼达汽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因买卖合同纠纷问题,要求力帆股份另一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

启信宝数据显示,力帆乘用车是力帆股份的全资子公司,盼达汽车则是力帆股份持股15%的新能源汽车智能出行平台子公司,提供分时租赁、专车租赁、长租等服务。两家公司有着同一实际大股东——重庆汇洋控股有限公司,以及同一实际控制人——尹明善。这种股权上的密切关联,使得力帆乘用车成为盼达汽车平台车辆的主要来源。

而此次的仲裁纠纷也源于此。上述公告显示,2015年至2018年期间,盼达汽车从力帆乘用车购买新能源汽车近万台,但所购车辆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运营问题,给盼达汽车造成了严重损失。盼达汽车经计算得出了7.98亿元的赔偿额,多次向力帆乘用车催收后无果,因此发起仲裁。

同样是4月2日,力帆股份因上述仲裁事项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力帆股份披露力帆乘用车关于向盼达汽车销售车辆的情况、关于签订赔偿损失相关补充协议的情况,以及关于本次仲裁与前期违规担保等事项的情况等内容。其中,上交所要求力帆股份充分核实盼达汽车提出赔偿金额的原因及合理性,明确公司同意确认相关赔偿金额的依据及其合规性等。

“盼达汽车向公司提出大额赔偿仲裁要求,是否存在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利益倾斜的情形,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利用控制地位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说明盼达汽车就赔偿事宜提出仲裁申请的主要考虑,是否存在通过本次仲裁抵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对于公司相关债务的安排或计划”,上述问询函内容显示。按要求,力帆股份需于4月8日前回复问询函。

4月3日晚,力帆股份发布关于仲裁案件的进展公告,表示本案已于2020年4月2日开庭,但因案件所涉交易较多、交易年限较长,部分事实需进一步核实,力帆乘用车请求仲裁庭给予举证期限。经准许后,目前暂休庭,择日第二次开庭。“公司将积极应诉,在法律法规范围内尊重司法,最大限度维护上市公司利益。鉴于本案尚处于庭审调查阶段,暂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具体影响。公司将根据上述案件的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力帆股份称。

“案件胜诉与否主要看证据,但是上交所关注的无非是担心存在实控人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的问题,所以未来主要看在仲裁前的交易过程中,程序上是否合法。”一位相关领域的律师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分析称。在车市寒冬下,力帆股份已经陷入了破产危机,甚至需要重庆市政府出手相救。基于这种境况,有专业人士认为,此次仲裁案不排除是力帆股份保全资产的策略。

“确实不排除这个可能,就看法院是否认可,这个时间点来这么一出,证据链难找,而且如果说产品质量不好,那么早干嘛去了呢?为什么还要买这么多车?估计最后诉讼成功的可能性低。” 一位汽车投资专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虽然是关联方仲裁,如果当初两家公司在进行交易时,履行了三会程序,关联方回避表决,这个应该问题也不大。”上述律师则对记者表示。

数据显示,2019年力帆汽车销量近2.5万左右,同比下滑72.8%;今年1-2月,力帆汽车仅销售汽车70辆。受主营业务下滑的影响,力帆股份预计2019年度净利润为亏损49.81亿元,由上年同期盈利2.53亿元转为亏损。有媒体统计发现,从2019年7月至今,力帆股份涉及的诉讼仲裁案件多达10起,涉及金额超过30亿元。3月18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债券信用等级由BBB级调整为更低的 C级。

而盼达汽车业务由于月均活跃量曾位列共享汽车行业前列,在2019年上半年被力帆股份提升至公司“由制造向服务转型”战略的重心。然而,在共享出行投资转向理性,盈利模式难寻的大环境下,盼达汽车也未能实现盈利,并在去年下半年被曝部分地区存在网点缩水、用户无车可用且退押金难的问题,两年前对外声称启动的A轮融资至今没有下文,发展前景并不明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