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的口罩机调试员:“最疯狂的时候有人开出每月十万的天价”,“这几天每天睡3

2020-04-04 10:32 经济产业 admin
原标题:稀缺的口罩机调试员:“最疯狂的时候有人开出每月十万的天价”,“这几天每天睡3-4个小时,太累了”

稀缺的口罩机调试员:“最疯狂的时候有人开出每月十万的天价”,“这几天每天睡3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于惠如“我们现在上班时间不定,经常会调到三更半夜,连续通宵几个晚上都是正常的事。”4月2日,在邀约多日之后,口罩机调试员高麦终于抽出时间回答记者的问题,前一天晚上,他只睡了4个小时。

从事自动化行业16年,此次疫情爆发,才让高麦觉得自己的职业被外界需要。新冠疫情下,口罩需求暴涨,也让口罩机调试这个极其冷门又细分的工种也变得炙手可热。

3月13日,由广东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挥办物资保障一组主办的口罩机调试和运维技术培训班(第二期)在广州举办。目的是培养学员了解口罩机调试和运维的原理技术和实操技术,缓解珠三角地区口罩生产线未完成调试投产瘫痪在车间的问题。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疫情期间,绝大部份口罩生产企业临时仓促转产,并未将机器调试问题考虑在内。因而,调试维护便成了购买这部分口罩机厂家面临的最大难题。

“口罩设备不是单台机器,需要多台机器的配合完成不同的工序。”东莞一家设备生产商负责人李尚介绍说,正常情况下,成熟厂家生产一台口罩机需要20天时间,但疫情期间很多转产企业在15天内就能生产出一台机器。从2月初开始,李尚的工厂也开始生产口罩机。

这种赶速度造成的最大问题就是很多加工配件未达到要求。“这一次还有很多厂家的图纸出错,导致后面生产也不顺利。而对购买口罩机的企业来说,对设备也没有深入了解,辛辛苦苦抢回来的设备不能用就只能瘫着,所以有经验的调试员就显得非常稀缺。”李尚说。

暴涨的需求

对转产口罩机的企业来说,调机工人是制约口罩机产能的关键。口罩机在组装之后,必须由技术工人调试,才能确保正常生产。而口罩机生产的速率、良品率等核心性能,也必须经过口罩生产企业的日常调试与维护才能实现。

在位于东莞市中北部的茶山镇,高麦和同事们正在和40多台口罩机“斗争”。“能早些调完就早休息,这几天每天睡3-4个小时,太累了。”

“我们每天接到的电话有上百个,里面也是跨界生产口罩机的多一些,广东、河南、湖北、江苏各个地方都有。”高麦介绍说。

高麦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由于大部分外行的进入,口罩生产厂的技术人员没有基础,外援调试员被大量需要。而高麦所在的自动化非标设备公司,拥有大量懂技术、会看图纸、有经验的工程师,于是成了被争抢的香饽饽。

高麦介绍说,口罩机调试的关键包括整型、折叠、鼻梁线、超声波调节的力度、切刀切的位置等等。

此前并未调试过口罩机,但从事设备行业的钟成强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他告诉记者,事实上口罩机调试员并非一个行业,重点看动手能力,偏装配钳工的活,有机器设备操作基础、肯钻研,又有人带一带,就能上手。

“我们是团队作战,8个人一起上。去一家厂,第一台要摸索,速度慢点,2-3天调好一台,后面顺了就能一天调试2-3台。临场解决问题的能力要强,市场不给大家准备的时间。”钟成强说,每一家的东西都不一样,但是大致相同,他们懂得“打蛇打七寸”。

“起飞”的身价

伴随需求暴涨而来的还有口罩调试员“起飞”的身价。

据李尚介绍,口罩机调试师傅并非“高大上”职业,一般情况下,薪酬在每个月8千-1万元左右。但近两个月,厂家对外援口罩机调试员开出了天价。“最疯狂的时候有人开出每月十万的天价。”

“昨天还有辽宁的客户拜托我去找调试老师傅,价格可以出到3万块钱一天,来回路上的时间也算在里面,但是要求一定要调好。”李尚说。

短短两个月时间,高麦还带出了10个徒弟。“我们调试的时候一般两人一组,1天就能调好一台。现在有老人带新人,人员紧缺没有前面那么明显了。前面我们接到的订单,最高的调试费能给开到5万一台,现在调试一台一拖二整线是3万左右,小本体是2万。”

没有接触过口罩机的其他自动化设备调试员来调试口罩机需要摸索,去了解整个设计的原理、结构等,时间至少一星期,在李尚看来,这是市场行情本无法接受的。

但在利益面前,很多其他自动化设备调试员也通过各种方法让自己成为口罩机调试专家。钟成强抱团作战的方法便是其中之一。据其介绍,他们团队收取调试费用也是按照台数来收,每台收费在3.5万-5万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