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岛产业电子科技正文

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原标题: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宋婉心

编辑 | 王一粟

新一轮音乐版权争夺战再次开启。

时隔三年,腾讯音乐选择用资本深度绑定版权方。2017年5月,腾讯音乐拿下环球音乐独家版权,今年3月底,在独家协议即将到期之际,腾讯音乐完成了对环球10%的股权收购

唱片公司和音乐平台签订的版权协议一般是两到三年,在即将到期需要续签之际,其他音乐平台原本正虎视眈眈,伺机介入,但腾讯音乐却通过的资本操作,意图一劳永逸。

周所周知,腾讯音乐的规模在世界范围内也只仅次于SpotifyApple music。背靠腾讯,资金实力雄厚,砸钱换来的巨大版权库是支撑着腾讯音乐扩张的基础。

版权即将到期之时,其他互联网音乐平台也明显加紧了步调。3月11日,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拿下太合音乐版权,随后31日,网易云音乐又将滚石唱片收入囊中。

音乐版权之争由来已久,远未停止。而随着互联网平台的行业话语权不断提升,一些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从腾讯拿下“三大”说起

全球范围内,音乐版权领域存在“三大唱片巨头”——索尼、环球、华纳。数据分析平台Midia Research报告显示,在2019年整个录制音乐市场中,三大唱片曲库数量占据全球录制音乐曲库版权数量的89.1%,同时公司收入占67.5%的份额。

对这三者的绑定,腾讯显然跑在了最前面。

腾讯对“三大”的心思开始于2014年,此前国内唱片公司从未与国际唱片公司达成过合作。2014年11月,QQ音乐敲定了与华纳音乐集团的战略合作,此后一个月,QQ音乐又拿下索尼音乐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数字音乐版权推广、管理及分销业务。

展开全文

而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就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盗版歌曲遭到大规模下线。

2015年的政策出台,让在线音乐平台划分出明显的分水岭。在通知发布后的一个月, 6家直接提供内容的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音乐作品220余万首。其中,百度音乐下线了64.2万首、一听音乐下线超过60万首、多米40余万首、唱吧29.8万首。

自此,数字音乐开启全面正版化,购买版权、建立自身版权库。而独家版权的模式下,音乐平台处于卖方市场,版权费水涨船高,音乐平台开始陷入恶性竞争的价格战。

2016年,腾讯再次加注音乐行业布局,推动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最终成立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随后,拿下了华纳和索尼之后,QQ音乐继续跑马圈地。2017年5月,腾讯音乐与环球音乐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拿到中国大陆的独家版权。至此,腾讯音乐将“三大”悉数收入囊中,树起了行业内难以撼动的壁垒。

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但腾讯音乐仍旧没有停步,而是试图突破独家版权协议的时间限制。2018年2月底阿里音乐与华研音乐版权合作到期后,就曾被网易云音乐趁机接盘,腾讯音乐显然不希望自己为国际唱片公司打开的市场被同行半路截胡。

索性在2018年底赴美上市之前,腾讯音乐向华纳和索尼音乐定向发行了2.2亿美元股票,这项交易直接帮助腾讯和华纳、索尼绑定了更稳固的合作关系。

此前2017年12月,腾讯及腾讯音乐更是与Spotify进行股权投资,腾讯音乐娱乐和Spotify以现金购入对方少数股权。

可以说,腾讯音乐的版权扩张史就是国内在线音乐市场正版化的历史缩影,三大唱片公司逐步成为腾讯音乐的“镇宅之宝”,合作关系很难从外部打破,其他音乐平台只能另辟蹊径。

丁磊曾在最近的网易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独家销售模式,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等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的成本,“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回归一个合理理性的版权费用。”

曾拥有开唱片公司梦想的丁磊一语道出行业心声。

腾讯音乐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的营业成本从2018年同期的35.6亿元人民币增加到4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为34.9%,成本增速已经超过营收增速,而主要原因就是版权费的大手笔加注。

“周期性”版权混战

虽然网易云音乐资金背景不比腾讯音乐,但在后者版权协议到期的关口,网易云明显在加紧布局,而去年拿到阿里的投资后,更是变得阔绰起来。

搜狐科技梳理发现,网易云已经接连买下《歌手》、《声临其境》、《朋友请听好》及《我们的乐队》四档今年开年以来流量综艺的独家音乐版权。3月13日,网易云音乐还与日本吉卜力工作室达成合作,获得《龙猫》和《千与千寻》等宫崎骏作品音乐的全面授权,两周后,又和滚石唱片达成合作。

大手笔买版权的同时,网易云还推出了k歌业务,上线“音街”App。另一边,阿里的虾米音乐同样加入3月的版权之争,宣布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

网易云频频出手让网友直呼“终于不再小气了”,但事实是,并非网易云不想砸钱,由于晚于对手入局近十年,当时的在线音乐市场本早已被瓜分得所剩无几,成立头五年的时间里,网易云受版权之困越来越深。

2015年,网易云曾和QQ音乐达成战略合作,但于2017年8月瓦解。网易云音乐因未经许可提供吴亦凡最新专辑《6》的在线播放,以涉嫌侵权的罪名被腾讯音乐诉至法院,随后两天,网易云在官微回应部分歌曲下架的原因:和QQ音乐的转授权合作到期。而一周后,腾讯再次起诉网易云音乐主体公司,原因为未经许可提供200多首歌曲的在线播放。

这直接导致三大唱片公司以及部分词曲版权公司、音乐公司旗下的大量音乐版权,均不再转授给网易云音乐,网易云雪上加霜。作为反击,网易云音乐几天后又起诉了腾讯音乐旗下的酷我音乐。

一时间的版权混战得到缓解,还是在外部政策的推动之下。2017年9月,国家版权局约谈了20余家音乐公司,在其推动下,国内几个主流音乐平台达成了版权互授协议,共享了99%的音乐版权,这是版权市场留存空间所剩无几之下的权宜之计。

但另一方面看,平台获取的独家版权比例将大幅降低,比如刚和网易云达成合作的滚石,旗下音乐人及歌曲在QQ音乐同样有资源播放。版权合作的优势被削弱,无法实现大规模平台间的用户迁移,倚靠独家音乐获取用户的路越走越窄。

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在华语乐坛,能够引起大量听众、粉丝为追随其作品而转移平台的只有少数头部歌手,比如周杰伦、五月天等,而网易云失去周杰伦的歌曲版权,就是发生在2017年的合作瓦解事件中,QQ音乐随即和周杰伦达成三年独家协议。

今年3月31日是QQ音乐和周杰伦版权协议的最后一天,而4月1日搜索发现,QQ音乐仍能听到周杰伦的所有歌曲,首页挂上了“你的周董一直都在”的独家banner——QQ音乐再次成功续约三年。

腾讯音乐垄断式的版权收割让网易云、虾米等陷入挣扎。

三大之外,版权市场仅剩下一成可供瓜分,而这之中,同样也没少了腾讯音乐的身影。 3月25日,腾讯音乐就与日本音乐厂牌Being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后者拥有仓木麻衣、坂井泉水、大黑摩季等日本高人气艺人的音乐版权,同时也包括《名侦探柯南》、《灌篮高手》、《龙珠》等多部经典动漫的主题曲、片尾曲。

“音乐的版权一直是大家在抢夺的资源,从来没有停止过,然后又是会到期的,期满后权益、定价都要重新商讨。除非把版权方的母公司买下来。不然永远不会结束。”一位长期观察音乐产业的投资人向搜狐科技表示,版权之争是永久的命题。所以三年为界限,版权混战将周期性持续。

从“买版权”到“产版权”

买版权,然后依托买来的版权卖服务(会员付费、内容付费),音乐平台这样的商业模式被戏称为“二道贩子”,而且也使得2015年版权令发布以来,版权方几乎可以“躺着赚钱”。

各音乐平台当然清楚只靠砸版权的模式不可持续,不能坐以待毙,提升自己在产业链的位置和话语权才是关键。在逐步的探索中,局面正在发生转变。

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虽然如前文所述,三大唱片公司占去了全球九成的歌曲版权库,但中国音乐版权市场有其特殊性,集中度较低,表现出版权数量与价值割裂的现状。智研咨询报告显示,中国有超过50%的音乐版权分散在三大唱片公司之外的独立音乐制作人、工作室、及其他唱片公司手中,但有近60%的营收在三大唱片公司的口袋里。

这印证了占据中国绝大多数的独立音乐人生存困难的问题。据网易云音乐发布的报告显示,68.8%的独立音乐人的收入来源中,版权收入仅占9.8%。

长尾音乐输出渠道有限,音乐版权价值无法得到完整体现,国内音乐平台正在挖掘这其中暗藏的商机,同时也在改变自身对版权的依赖程度。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平台陆续不再给部分版权方支付保底了,而这一情况大概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搜狐科技向一位独立音乐人经纪人求证,该音乐人从2018年开始在网易云发布作品,其经纪人表示,“网易云一直没支付过保底费。”

一般来讲,平台会支付版权方保底和分成两部分费用。首先,保底费用占大头,平台不再支付部分版权方保底费用后,将缓解成本压力,其次,分成取决于歌曲在市场是否吃香,如果歌不火,版权公司就拿不到多少钱,极大削弱了版权方的话语权。

与此同时,音乐平台纷纷开展音乐人计划,直接和音乐人签约,跨过中间的版权方,也就逐步将对版权的控制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而对于音乐人来讲,多数无法看到唱片公司透明的版权报表,收入被唱片公司“榨干”的现象普遍存在,据音乐人宫阁团队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搜狐科技透露,宫阁正是因此去年和索尼解约,决定自己出来干,“他在索尼最后没挣到钱,还为了解约自己掏钱赔了一笔。”平台对音乐人的扶持无疑为他们提供了新的选择。

网易云音乐是行业内最早扶持独立音乐人的平台,2017年就开始培养自己的音乐人,某种程度上,也是当时在版权上折戟后的另辟蹊径。截至2019年12月底,网易云音乐平台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数超过10万,音乐人上传原创作品总数超150万首,全年原创音乐人作品年播放量超过2700亿次。

而腾讯音乐2018年才上线音乐人开放平台,允许音乐人、词曲作者和机构入驻,即可一次性将歌曲发行到QQ音乐、酷狗、酷我、5Sing等渠道并通过后台进行管理。2019年11月,QQ音乐上线了自己的开放平台,今年1月2日,其又与B站达成合作,引流B站的音乐人入驻QQ音乐。

虽然独立音乐人入局晚,但凭借腾讯的内部生态,2018年,腾讯音乐与腾讯视频、哇唧唧哇联合出品了《明日之子第二季》,是国内音乐平台首次参与大型综艺节目的投资。

从独立音乐人,到参与孵化歌手的综艺节目,音乐平台正掌握越来越多的自有版权,谈判天平开始向平台倾斜。

从绑定唱片巨头到取消保底费:音乐版权格局再变

评论